秦腔百科

广告

成立秦腔自乐班有什么意义?

2012-03-26 11:18:56 本文行家:王艳燕

小时候,在农村生活。那时的农村,所谓的文化活动,主要就是唱秦腔,电影都很少。所以,人们庆丰收、迎新年、过庙会,大都是以秦腔助兴。

秦腔自乐班秦腔自乐班

  小时候,在农村生活。那时的农村,所谓的文化活动,主要就是唱秦腔,电影都很少。所以,人们庆丰收、迎新年、过庙会,大都是以秦腔助兴。大概由于这样的原因,我便养成了爱看秦腔、爱听秦腔的习惯。退休之后,闲暇的时间多了,我便经常来往于西安和渭南。但不管是在西安,还是在渭南,我都喜欢在街头听戏。

  现在人们的日子富裕了,不愁吃、不愁穿,物质生活有了保障。有了“闲”钱,有了好心情,人们便主动地追求精神生活。年轻人的精神生活要丰富多彩一些。而年龄大的人(主要指秦人)一般都比较偏爱秦腔。于是,几乎到处都能遇到自乐班在演唱。自乐班里,不管是吹的、敲的、拉的、唱的,都是自觉自愿的。自己带上乐器、板凳,按时到活动地点。大家见了面,相互对视、点头、微笑,然后吹、拉、弹、唱,各归其位。每一个自乐班里,都有一位热心人在牵头。西安革命公园有一个姓卫的师傅,他家住得不远,自己喜欢敲板。花费一千多元购置了鞭鼓、暴鼓、梆子、牙子、手锣等打击乐器。他也是才学,一边组织活动,一边还为大家服务。我看到他抄记的那些板头就有两大本。他是一边照着看,一边学着敲。拉头弦的王师傅时不时地给他指点指点。他说,他很想请一位行家,能带带他。没有人唱了,他还一边敲,一边唱。真是秦腔的热心人。他敲板的时候,脸上总是洋溢着微笑,使人感到他不是在敲板,而是在享受着幸福。

  渭南的中心广场,那个自乐班办得红火。组织牵头的是一位饭店老板,好像姓雷。他自己弄了一套音响。每逢双休日他早早地就把电线拉好了。然后,那些吹、拉、弹、唱的相继而来。那个阵势还真叫大,场面齐全,样样乐器都有。光拉二胡的,有时就有二十五、六位。反正谁来只要提着一把二胡到那里一坐,就参加进去拉起来了。唱的人也多,有时排着队唱。不仅有渭南人唱,而且还有附近几个县的,大荔、临潼、富平、阎良的都有。看他们唱戏挺有意思。虽然那些演唱的大都是“单干户”,但是他们却能自如地配戏。这里正在“杀庙”,韩琪刚唱罢,人群里就出来一个秦香莲接着唱,当然没有拉那一双儿女。苏三要“起解”,关键时刻,崇公道就上来了,手里还不忘拿着一根拐棍。在演唱的那些人中。有刚学唱的,跟不上板眼、吃梆子的,忘记戏词绊绊磕磕的,但大家并不怨他们,有时还以掌声鼓励。也有唱得非常好的。渭南中心广场有几个唱家。唱起《朱春登放饭》《三娘教子》,那真是声情并茂,令人感动。真正是唱的人唱得津津有味,听的人听得如痴如醉。正所谓“戏从心上起,满堂都动情”。一位中年妇女为了把戏演好,自己准备了一身戏妆,白衣素裙,唱起“断桥”,还真有些白蛇仙来临的味道。

  在西安环城公园,我遇到一位唱家。他声音不好,有些沙哑,拖腔上不去,但他处理得好,戏唱得有味道,人们爱听。场面上的那些师傅也欢迎他唱。他说,他爱秦腔。年轻时,经常穿梭于西安几个剧院看戏、听戏。苏育民、任哲中、刘茹慧、李爱琴,西安名家的戏,他没有没听过的。谁的戏有啥特点,任哲中的周仁和李爱琴的周仁有何不同,他讲得头头是道。有时边说边唱,叫人感到还真是那么回事。各个自乐班里都不乏才入门的。虽然他们才入门,但却很入迷。他们在现场抄戏词、学动作、相互交流、相互切磋。那气氛还真有些业余戏校的样子。

  其实,唱戏也罢,听戏也罢,大家图的就是一个高兴。用他们的话讲,那叫自寻乐趣、自得其乐。一位王姓师傅说,他身体不好,但一进自乐班,拿起家伙敲打开了,身上的病痛就不见了,人也精神了。看来,街头唱戏、听戏不仅是一项文化活动,而且是一项健身活动。但愿文艺百花园中的自乐班之花,开放得更加艳丽、更加夺目!为大家常送快乐、多送快乐。
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