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腔百科

广告

秦腔小生的舞台风格有哪些?

2012-03-26 13:28:24 本文行家:王艳燕

秦腔舞台上,小生行当的表演是以儒雅飘逸见长,文小生、武小生、文武小生(娃娃生除外)都脱离不了这一特定的艺术规律。

秦腔小生郭军秦腔小生郭军

  秦腔舞台上,小生行当的表演是以儒雅飘逸见长,文小生、武小生、文武小生(娃娃生除外)都脱离不了这一特定的艺术规律。小生所涉及的人物类型,是以青年男子为主体,所以在舞台塑造中,就得着重于青年男子性格的内在气质、外在风采达到完美的最终结果。传统戏也好,现代戏也罢,都应有这方面的气质,否则,人物形象的立体度便会不够,也难让观众信服。

  秦腔是一种综合艺术,它由诸多艺术元素组成,比如音乐、舞美等。行当是秦腔的下属支脉,它是对舞台人物具体的规范。程式是规范之中最为重要的因素,招式之间,步伐之间,讲究相当严格,是约定俗成的表现人物的固定范畴。小生也如此,必须按照特定的事件内容,特定的环境场所,特定的人物群像,特定的历史情境下依循程式的节奏去实行人物刻画。人物刻画得成功与否,得靠演员自身的艺术功力和对人物的接受能力以及相应的洞察力,只有吃透了人物情感表达的内容,才能把他塑造好。而对艺术和人物的深刻理解需要前期的积极准备,熟悉剧本,熟悉人物,揣摩思想情感赋予的多少,从而给人物一个定论。作为在秦腔舞台上打磨了几十年的我,在小生的行当里,刻画了不少的人物形象,有的还得到观众称赞。我的观点是,小生如何借助于外形的洒脱去挖掘人物灵魂的内质,是很关键的一环。小生在舞台艺术呈现的风格鲜明,人物就鲜明;风格突出,人物就突出。

  小生的舞台风格的第一要素是得演出性情。

  所谓性情,指的是舞台人物包含在真情、亲情、爱情等成分里的真情实感。人是有思想的,有意识层次的,有自我的对生活环境的适应和接纳。每一位秦腔小生人物,都是有根有据,有血有肉,有情感喷发因素的,这些情节的构成,是跟艺术的行程方式相一致相统一的。演员在演绎小生人物时,二度创作的高度决定了人物的高度,因此,秦腔小生演员,对秦腔艺术要有主客观相连的认识,然后从认识中去刻画人物的形象性情。

  我演小生走的是务实之路,为的是让其性情更大限度的发挥,同时也能让我与人物形象走得更近一些,使我的情感与人物情感交流更亲切一些,促成人物的可塑性。譬如我在秦腔传统戏《樊梨花》里所饰演的薛丁山,就演出了人物的性情。薛丁山是以文武小生的行当出现的,他的身上,聚集了飘逸和英雄两种性格,飘逸指他自带的生活习性,一举一动,颇具英俊人物的潇洒之风,英雄指他的武略风范,武艺超群,出神入化。我通过对人物的细细分析,给薛丁山的性情安排了六个层面,使得人物更合理化,使得塑造人物更立体化。

  第一个层面是薛丁山的大男人性情,娶过樊梨花,他还是一贯使性子,自认为英雄了得,心中有些瞧不起妻子。第二个层面是薛丁山的小心眼,他容不得樊梨花武功智谋高过自己,暗自不服不平。第三个层面是薛丁山的自私性情,他有意给樊梨花气吃,想休妻,以此来达到他彰显男子汉气概的目的。第四个层面是薛丁山不服输性情,武艺比不上樊梨花,却心中不愤,还冷言恶语气走了妻子,使自己心情得到解脱。第五个层面是薛丁山的知错能改性情,经过程咬金的开导与训斥,他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有了痛改的决心。第六个层面是薛丁山的悔愧性情,思量所做之事,甚感愧对妻子,在灵前痛哭,终是真情流露。这六个层面是一个递进式结构,我把薛丁山性情的变化张扬和发展收敛全融了进去,从而让人物有所思有所虑,有所爱有所恨,有所选择有所放弃,有所愤思有所无奈,还原人物真实。真实是艺术的生命,薛丁山的“真”是来源于我的用心刻画,在动作上,在唱腔上,我都做到了细致,做到了与人物相统一。这样一来,人物形象就丰满鲜活了。

  小生的舞台风格的第二要素是得演出性格。

  所谓性格,指的是独特的与众不同的个性特征。个性决定了小生人物的生活模式、人生追求和道德情操,人所处环境不同,其性格也不同,有的时候,人在某一特定的氛围里,性格会出现多重面。演人物,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演出性格。在共性中找出个性差异,人物的形体与内在的心灵感应就会联袂在一起,共同为舞台艺术服务,为秦腔艺术服务。性格既然是独特的,就要塑造出独特性。由独特性的性格过渡到艺术的完整性,正是舞台表现力所需要的。

  我演小生,做的是兼容并蓄,每一环节,每一细节,每一情节,都要做到位,落实到具体实施中。表演时,我就有了诸多的活动范围,在思考中抉择最为准确的表现方法,完成人物形象所要达到的美感。譬如我在秦腔传统戏《游西湖》中饰演的秀才裴瑞卿,就生动地刻画了人物的性格。裴瑞卿与李慧娘的爱情是悲凉的,二人相爱却因封建强权的欺凌,最终落得李慧娘成鬼,裴瑞卿险些丧命的结局。应当说,裴瑞卿一开始就被置入到了刀林剑丛中,他那种义无反顾的执着,是因为了爱的坚贞与忠诚。我在人物的塑造上,首先给了裴瑞卿自发抗争到自觉抗争的意识,印证了他弱书生性格之中的刚烈。说穿了,裴瑞卿活着的意义,全在一个“情”字。我让他的情有时流发,有时隐藏,有时抱怨,有时沉默。从头至尾,我抓住了裴瑞卿对待爱情的态度,用艺术手段再现了人物的思想品位和人格品位。表演和唱腔,我尽力做到了洒劲有力和高亢清扬,情意相通,提高了人物性格的力度。

  秦腔小生是固定的行当,但在表演上却得灵活多变,要抓最能反映人物根本的内核,然后对形象进行描绘,促成人物语言情趣、性格特点的最清丽处。秦腔艺术博大,小生行当飘逸,如何让表现的层次更优美更舒展,还得靠我们坚持不懈的努力,坚持将小生的风格进一步美化。

参考资料: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